重磅!加拿大正式公佈港人申請永居兩項途徑

加拿大聯邦移民、難民及公民部(IRCC)發布公告提到,在150年前已有港人移居加拿大,部長馬守諾 (Marco E. L. Mendicino)表示希望有意移居海外的年輕港人,選擇加拿大作為目的地,並期望有才能的港人可以在加國發展事業並加快當地經濟發展。 專為港人而設的兩項申請永居途徑,均已正式開放網上申請,日期由即日起直至2026年8月31日。申請人須提交工作、學歷證明及語言能力測試合格證明,並要支付申請費。但要留意這兩項途徑均不適用於計劃於魁北克省(Quebec)定居者。正式開放申請的兩項永居途徑,分為A組(Stream A)及B組(Stream B),具體要求如下: 加拿大院校畢業生類別 –   持有香港特別行政區(HKSAR)或英國簽發給英國國民海外(BNO)的有效護照 –   申請期間在加拿大境內 –   持有有效加拿大臨時居民身份 –   移民目的地是魁北克以外任意地區 –   語言成績滿足CLB5 –   三年內畢業於加拿大指定院校(DLI) 加拿大工作經驗類別 –   持有香港特別行政區(HKSAR)或英國簽發給英國國民海外(BNO)的有效護照 –   申請期間在加拿大境內 –   持有有效加拿大臨時居民身份 –   移民目的地是魁北克以外任意地區 –   語言成績滿足CLB5 –   五年內畢業於加拿大指定院校或其他國家的同等學位 –   三年內至少獲得一年加拿大工作經驗 新政的出臺,進一步降低了移民的難度。目前在加拿大的香港留學生,只需完成學業即可遞交移民。這意味著,香港人在未來數年內到加拿大就讀大專或研究生課程,將可獲得永久居留權的機會。

加拿大開放合資格香港人申請新工作簽證

2月4日,加拿大移民部部長門迪奇諾(Marco Mendicino)宣佈,香港居民將從2021年2月8日開始申請新的開放式工作签证,有效期長達3年,將使香港居民獲得寶貴的就業經驗,並為加拿大作出貢獻。香港居民必須在過去5年中獲得加拿大大專文憑或學位,或者持有等效的外國證書。大專文憑課程必須至少兩年。 目前暫時在加拿大居住的香港居民,包括訪客,學生和工人,可以從加拿大境內在線申請。那些從國外申請的人仍受當前旅行限制,除非他們有工作機會或獲得旅行豁免並符合所有公共衛生要求,否則可能目前無法來加拿大。在發布日期,將在IRCC網站上提供更多詳細信息。 除了開放式工作签证外,加拿大政府還將繼續通過其他兩種途徑為香港年輕居民提供永久居留權,將於2021年稍後開放。首先是針對在加拿大至少有1年工作經驗且符合語言和教育標準的香港居民。第二個是針對從加拿大大專院校畢業的香港居民;然後可以直接申請永久居留權。請密切關注本公司的最新動態,將會提供更多移民資訊。 新聞鏈接:https://www.canada.ca/en/immigration-refugees-citizenship/news/2021/02/canada-launches-hong-kong-pathway-that-will-attract-recent-graduates-and-skilled-workers-with-faster-permanent-residency.html

拜登擬推重大移民新政

美國新任總統拜登將於1月20日正式上臺。在上臺前一周新總統已向全世界人釋放準備好了重磅改革移民計劃的強烈信號。拜登表示1月20日就職後,將在100天內向國會提出關於非法移民的立法構想:給“夢想生”(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和TPS (臨時保護身份者)發佈綠卡,縮短入籍等待時間。1100萬非法移民有望在8年內入籍成為美國公民,同時也明確了一系列有關留學移民計劃:包括鼓勵高技人才來美;給STEM博士直接發綠卡;放寬H-1B的簽證限額等各項利好政策。 拜登認為,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的國際畢業生應該直接拿到美國綠卡。因為他認為將這些訓練有素的人才流失到外國,會損害美國的經濟競爭力。關於H-1B簽證,拜登表示會與國會合作,增加該項簽證的發放權限。 這和特朗普時代,真的可以說是天翻地覆! 目前幾十萬中國留學生中,每年H-1B簽證的通過率不到10%。如果增加名額,意味著將有更多的中國留學生可以留下工作了。 除了以上三個改革主張外,拜登也將解除兩項入境禁令: 取消MCF大學入境禁令 (Military-Civil Fusion) 大學入境禁令可以說是中國留學生的噩夢。有近兩千名同學被迫取消簽證。拜登上台後將不會再有該計劃。 取消《禁止部分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入境》的禁令。 2020年6月,特朗普政府誣蔑部分中國留學生與研究人員盜取美國知識產權,並以此為理由頒布了公告將禁止他們入境美國。此項禁令也將在拜登上台後被作廢。 縱觀以上種種改革新政,對於新一屆美國政府的決心和決策。我們有理由以謹慎樂觀的態度予以期待,相信在未來的四年中,對於留學生、外籍員工和移民們來說將會是一個相對公平與和諧的開放時期。